当前位置首页 > 金融类 > 创业

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1-04-07

?1996年春天,随着企业改制速度的加快,牟涛从单位失业了,当时他才45岁。

?本当是干事业的黄金时期,一夜之间从单位的管理人员变成了一名普通的失业职工,牟涛真的有些想不通,但是做为一名共产党员、企业的管理干部,他首先得做出表率,失业了,今后的路应该怎么走?牟涛一度陷入了迷茫。孩子要读书,妻子要照顾,老人要赡养,一个男人的责任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。失业救济金用完了,城市低保金只能解决一时困难,他是真不想靠政府的困补救济来生活啊!

?2002年春天,牟涛回到老家***镇***屯串亲戚,在走访亲戚期间,听说老家有一个100多亩地的桃园,因为长期无人打理,已经废弃了。牟涛当时灵机一动,马上找当地领导了解情况,并进行了实地考察,表示愿意承包这个废弃的桃园。当地领导看他真心实意想做一番事业,就以较低的价格让他承包下来。合同一签就是30年,合同签完了,承包金怎么办?启动资金怎么办?以后投入的资金又该怎么办?果树改良苗子钱怎么办?一系列的问题又摆在了牟涛的面前,回到城里的家,牟涛还要装出一副无事的样子,但是妻子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,身为人妻,能为丈夫所做的就是放下尊严,去求亲戚朋友帮忙。经过夫妻共同努力,东筹西借近10万元钱,开始了一个失业党员的创业之路。

?一个荒废的桃园,一间四处透风的小草屋,一个不懂果树技术的失业党员,几百棵野生8年的桃树,构勒出的不是画家笔下的山水画,而是一个失业职工为之奋斗的理想之地。说是果园,其实它是一个杂草丛生的荒芜之地;说是基地,其实是一个没有水、没有房的穷乡僻壤。所有的一切都需从零开始,打井、盖房、买设备、进果树苗、除草、翻地、修剪,别人都是“鸡叫三遍去赶工”,而牟涛则是没等鸡叫就已经开工了。那时在他的眼里,已经没有白天黑夜之分,因为他知道,自己后半生的事业将和这100多亩的桃园紧紧地联系在一起,他要把自己尽快地溶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,打消亲戚朋友们心中的顾虑。当年春天,经过他修剪过的桃树开花了,桃花开得很多、很灿烂,牟涛的心里也乐开了花。看到桃树的花开得这么好,心想今年的桃子肯定能结得不少。花谢了,桃树结果了,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,牟涛发现树上的桃子当初多大就多大,不见长啊。牟涛当时就懵了,不知是什么原因。他赶紧拿着几个小桃子,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,来到了市果树局,向果树专家询问原因。原来桃园的桃树是丰白品种,在开花期间需要人工授粉,授粉以后结出的桃子才能长大。问题搞清楚了,但是一年多的辛苦算是白费了。看着人家的桃子上市以后,卖出好价钱,自己却颗粒无收,心中的打击可想而知了,怎么办?难道就此打退堂鼓吗?牟涛在心理暗问自己,不!一次失败不能说明一切,看来要管理好果园,必须得从头学习。牟涛就从书店里买来果树种植的书籍看,向有经验的果农请教种果树技术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几年的刻苦钻研,牟涛终于掌握了各种果树的生长习性,完成了自己从失业人员到果树技术人员的成功转变。一晃九年过去了,牟涛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春天,过去100多亩的废弃桃园,现在已是拥有200棵桃树、200棵杏树、400棵大枣、500棵梨树、1200棵苹果树的综合型果园。从春到秋,牟涛的果园都有鲜果上市。现在,他在当地已小有名气,桃园忙不过来时,他还招用当地一些百姓来帮工,每个人每年都能从牟涛的果园里挣到2000多元钱。牟涛还利用自己掌握的果树种植技术,对需要帮助的乡亲免费进行技术指导。当有人问他为什么不收费时,他说:“当初我困难的时候,乡亲们给了我很大的支持,现在乡亲们有困难,我也得帮他们一把,我希望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。”

?当我再见到牟涛的时候,我已经认不出他来了,他已经从当初一个白净的城里人,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乡下汉子,皮肤黝黑,清瘦的身体里透出一副干炼精明的神态。他对我说,果园前几年效益不好,近三年经济效益才显现出来。我问他今后有何打算,他告诉我,他想把他的桃园打造成一个观光旅游的生态园,将来吸收更多的失业人员到他那里去创业。此时我从牟涛的眼里,感觉到了一个创业者的自信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。

?是啊,失业不失志,创业不怕难,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,只要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信念,我们都会迎来一个桃花灿烂的春天。